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为了房子被校长干
为了房子被校长干
2010年,白洁和同为学校老师的王申刚结婚。双方家里条件都不富裕,白洁家里自然不用说,王申家在南方的农村,家里也很贫困,还有个弟弟,在念大学。性吧首发房子对于新婚这对新婚小夫妻自然是奢望,其实以白洁的条件可以找个更好的,但因为父亲的关系,白洁对那些个有钱人没有好感,刚认识王申的时候,她就被他老实的性子打动了。穷没有关系,白洁就想找个老老实实的人本本分分过日子
  然而平淡的日子并未持续多久,有天晚上,白洁一个人在学校加班,而王申为了挣钱,一下班就去做家教。
  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工作了一会儿,见左右无人了,小女孩的心思就放开了,打开音乐,就在办公室里跳起舞来。浑然不觉一个身影站在窗外紧盯着她。
  高义的妻子去世很多年了,他独自一人把女儿拉扯大,现在女儿在异地上大学,他一个人独居。年轻的时候,高义就是个性欲很旺盛的人。刚结婚那会,他几乎天天和妻子做爱到深夜,周末节假日,他和妻子能做一晚上。不幸的是,妻子在女儿12岁的时候就去世了。高义高亢的性欲无处发泄,很快就和学校的女老师搞在了一起,一次二人在家里做爱,结果被高子怡撞了个正着。还发生了一件差点让他悔恨终生的事情。那之后,高义断绝了和女老师的关系,带着女儿调到了当时还很偏僻的清风书院。从那之后,高义收起了自己的欲望,安心养育女儿。而那件不愉快的事情,也被父女二人埋藏到了心底。
  随着女儿考上大学,寡居的生活让高义埋藏多年的欲望,又渐渐浮了上来。但毕竟年纪大了,又是校长,高义也不敢再像当年那样。只是私下里偷偷浏览黄色网站,看看黄色小说,排解一下内心的欲火。但色欲反而越发强烈,甚至比年轻时候还强。
  放学后,高义同样没有回家,想起白天没收的学生的黄色书刊,就关上门,在办公室里翻看。看了一会儿,正当他脱了裤子要撸一管的时候,就隐隐约约听见传来的音乐声。提上裤子,高义悄悄出了办公室,径直来到唯一亮灯的屋外。办公室里,一个曼妙的身姿一下子把他吸引住了。
  一身红裙的白洁,在音乐声中,翩翩起舞。那曼妙无比的身姿,一下子又勾起了高义刚刚退去的欲火。
  高义这么多年,从事教育行业,为人师表,在东莱市整个教育界都很受尊敬。当年来到清风书院,更是凭一己之力将一个破落的郊区学校,发展成为全市最好的中学之一,每年想把孩子送进清风书院的家长都挤破了头。有人开玩笑说,清风书院周围的房价一半要感谢高义。但是高义始终坚持周围农村的孩子优先入学,还要留一部分名额给农民工,这也赢得了学校里的老师的尊敬。但谁都不知道受人尊敬的老头,内心里住着一个欲魔。性吧首发此时白洁的身姿仿佛一团火,一下子将高义内心如干柴垛一般的欲望点燃,欲火在高义身体里越烧越旺。那一瞬间,高义再也压制不住心底隐藏的魔鬼,理性、道德、恐惧,一切的枷锁都不复存在。
  环顾四周,办公楼此刻已经没有其他人,高义双眼泛红,深呼几口气,调整一下呼吸,就推门走了进去。“小白老师,下班了,怎么还不走啊?”高义放慢语速,故作镇定地说道,其实此刻他的心里砰砰直跳,像一个第一次作恶的小贼。
  正沉浸在自己世界的白洁,听到高义的声音吓了一跳,“高,高校长,那个,那个我,我在加班。”
  “呵呵呵,王申呢?怎么留你一个人在学校啊?小两口吵架啦?”
  “没,没有,他去做家教了。”白洁说道,说完捂住了嘴,竟然说漏嘴了,因为学校有规定,老师是不允许做盈利性家教的。
  “呵呵呵,没事,没事,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,你和王申还租房子吧。哎,现在房价那么高,也不能怪你们。对了,这次市政府打算拨款,买一批房子,低价卖给老师,咱们学校也有些名额,说不准你们两口子能得一套。”
  “啊?真的吗?太好了。”白洁一听,高兴地拍手道,房子的确是压在她和王申心头的巨石。
  “吃饭了吗?”高义又问道。
  “那个,我,我吃了,点的外卖。”白洁听到了房子有着落的消息,兴奋之下也放开了。加上高义这个校长,平日里为人和善,老师们在他跟前也不太拘束。
  “工作完了吗?走吧,到我办公室喝杯普洱茶。”高义笑眯眯道。
  白洁一愣,也不疑有他,校长的办公室平日里可是很少有机会去的,这可是和领导亲近的好机会。
  来到高义的校长室,高义煮上了普洱茶,然后和白洁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。
  茶很快煮好了,趁着白洁不注意,高义将一片药放进了茶水中。这是几个月前从一个初四男生的书包里翻出来的,当时他奇怪,不知道是什么药,但看男生紧张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,追问之下才知道是春药。这学生平日里在学校就是典型的坏学生,爸爸是个混混,上梁不正下梁歪,男孩从家里偷出来,想着用它来迷奸自己喜欢的女孩。
  没想到学生没用上,倒是让高义这个道貌岸然的校长用上了。性吧首发几杯混着春药的茶水下肚,白洁就觉得全身发热,口干舌燥,就又多喝了几杯水,没想到越喝身体越热,特别是小腹,如火烧一般,下体也开始涌出了春水,白洁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内裤都浸湿了。
  看着坐在沙发上小幅扭动身体的白洁,高义粗气微喘,咽了口唾沫,看白洁的目光越发的炙热。
  白洁已经发觉有些不对劲了,挣扎着起身要走,没想到刚站起来就觉得双腿发软,一个趔趄,正好倒在了迎上来的高义的怀里。
  “小白老师,怎么了?”高义搂着白洁问道。
  “没,没事。呼……”白洁喘着粗气说道。
  “该不是发烧了吧,怎么这么烫。”高义搂着白洁,抚摸着她的后背问道。
  理智告诉白洁,她和高校长纠缠在一起十分不妥,但是高义身上的味道却让她迷醉,那是雄性的味道,是她此刻最需要的。挣扎着试图推开高义,“高,高校长,我,我要走了。”
  “小洁,你生病了,我扶你坐下休息。”说着高义又搂着白洁在沙发上坐下,手却没有放开白洁,而是在她身上爱抚着。
  “别,别乱摸……啊……”白洁意识越来越模糊,凭着最后的理智,她双手推开高义。但哪里是高义的对手。而且高义的双手似乎有魔力,所到之处让她倍感舒服,当高义的手抚上她的乳房,她竟然舒服地尖叫了一声。
  “小洁,你真美。”高义爱抚着白洁,说道。
  “不要,放,放开我……呜……”没等白洁说完,高义的大嘴就吻在了白洁的香唇上。而一只手则探进了白洁的裙底,抚上了那处早已湿滑油腻的禁忌之地。
  “啊……不要,不要,放开我。”白洁挣扎着,哀求着,也浪叫着。
  然而白洁又怎是高义这个欢场老鸟的对手,高义亲吻着白洁,手迅速扒下了二人的衣服。
  在春药和高义高超吻技刺激下,白洁渐渐迷失在幻欲之中,下体在高义手指的抠弄之下,如洪水泛滥一般,而小屄内一浪高过一浪的瘙痒让白洁扭动的越发剧烈,她渴望着有东西能够插进去,能够捣碎小屄深处的欲火,能够填满自己身体内的空虚。性吧首发当高义挺着巨大的鸡巴插进白洁的小屄的时候,那空虚无比的蜜洞瞬间被塞满,瘙痒化为了一股洪流喷薄而出。白洁竟然瞬间达到了高潮。
  高义没想到白洁一下就高潮了,将鸡巴停在白洁的小屄深处,也不抽送,静待她从高潮平复。从高潮中回复的白洁体内的春药并未散去,反而欲火随着刚刚的高潮更加炙热。她竟然主动环上高义的脖子,扭动起屁股,“啊……快,快动,啊……”白洁竟然浪叫起来。
  多年未有尝到女人滋味的高义此时哪里还忍得住,看准时机,高义疯狂抽送鸡巴,每次将鸡巴抽出只留龟头在白洁的小屄里,然后尽根而入,如打桩机一般。就在校长办公室里,高义和白洁化为了两只欲兽,从沙发上,干到了地板上,又干到了高义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,最后在休息室的床上,高义在白洁的小穴深处射出了自己积存已久的精华,而白洁在滚烫的精液浇灌下,在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中昏死过去。
  高义搂着美人睡了大约一个小时,外面办公室里手机铃声响起。
  这时候高义和怀中的白洁同时睁开了眼,二人四目相对,短暂的沉默之后,一声惨叫响起。
  白洁蜷缩在被窝里,这时候春药药效已过,她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边哭边狠狠盯着高义。“你不是人,你是个畜生,我要告你,告你强奸。”
  高义坐在一边有些手足无措,他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,之前,他和学校女老师偷情,是你情我愿,还真没有干过迷奸这种事。一时冲动,作了孽,高义就有些慌乱,不知如何善后。“那个,对,对不起,我,我太喜欢你了,没忍住。”
  “畜生,无耻,王八蛋,你,你不是人。”高义的懦弱反而更加激起了白洁的愤怒。
  正当高义要继续解释的时候,白洁的电话又响了,白洁这时候反应过来,披着被子要下床拿电话。高义这时候猛地想起一旦白洁拿了电话,无论是报警还是跟王申说,自己都完了。他一把抱住了白洁,把她重新扑倒在床上,“白洁,你先别冲动,你要是报警了,你自己也完了。你想想你老公还会要你吗?你们两口子还能在学校呆下去吗?甚至在咱们东莱市的教育界,你还能待吗?”
  “你,是你强奸我。”白洁愣了一下,辩驳道。
  “你好好想想,刚刚我可没有强迫你,我这屋里可是有监控,要不咱们调出来看看?看到底是我强奸,还是你情我愿。”高义在白洁耳边说道。
  白洁这时候也回想起刚刚的情景,自己似乎在情欲中失去了理性,但是怎么可能?随即,白洁看到茶几上的茶杯,一下子想到了症结,“你,你给我下药?”
  高义继续道:“那你觉得警察会相信吗?就算我被抓了,你和王申以后怎么办?”性吧首发白洁被他这么一说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,瞬间平静下来,高义的话是每个女人的命门。被老公知道了,他还会要自己吗?自己有脸继续呆在学校吗?以高义的声望,到时候肯定整个东莱市教育界都会知道这件事,自己都没办法继续呆在东莱。
  “白洁,我好喜欢你,从你进学校就喜欢你,你做我的女人好不好。”高义见白洁陷入沉默,在她的脸蛋上吻了一下说道。
  “你休想,我死也不会做你的女人。”白洁又挣扎了几下,无奈被高义压的死死的。
  “我会对你好的,你和王申不是没有房子吗?我保证,这次市里分配的房子一定有你们的,而且是最好的户型,我还会提拔你和王申。”高义大棒之后又给出了两个甜枣。
  白洁听了眉头一皱,刚刚那么一瞬间,她动心了。但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,她还是无法接受自己出轨,况且对方还是一个能做自己父亲的老男人。“我不稀罕,你放开我,我警告你,王申联系不上我,就会来学校找我的。”
  “哼,反正已经这样了,我告诉你,你要是不答应我,我就把今晚我们俩的录像公开,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告我。”高义见软的不行,就来硬的,他现在渐渐有了做坏人的觉悟,开始掌握主动。
  “你……”这回白洁却无力反驳了。
  “给你五分钟考虑,然后我给你手机,你给王申打电话,就说今晚不回去了,理由你自己想。当然告诉他真相也行,后果自负。”高义说着出了内屋,到办公室沙发上坐下又重新泡了一壶茶,表面看起来很冷静,但泡茶时,微微哆嗦的手还是出卖了他。
  白洁坐在休息室的床上,渐渐冷静了下来。然后披上被子,走出内屋,捡起散落在办公室里的衣服。
  “高,高校长,你,你放过我好吗,求,求求你,我,我有老公,我……”穿上衣服后,白洁低声哀求着,泪水又流了下来。
  高义坐在沙发上,看着白洁梨花带雨的模样,心就软了,他本就不是坏人,今夜欲魔灼心才做下错事。此刻高义一时也不知怎么办,坐在沙发上也不说话。
  沉默了许久,高义轻叹一口气,挥了挥手,“今晚对不起了,你走吧。”
  白洁抬起头看了看高义,如释重负,逃出门去。
  看着白洁离去的身影,高义一下子瘫在沙发上,松懈下来之后,心脏狂跳不止。这是他第一次做恶人,心里除了害怕还有从没经历过的紧张和刺激,如一头被豢养的狼第一次尝到血腥味。更让他难忘的,还是刚刚的性爱,那完美的胴体压在身下玩弄,那销魂洞似乎比以前玩过的女人要舒服百倍千倍。一定要把白洁彻底变为自己的情妇,高义暗暗下决心。性吧首发兴奋紧张中,恐惧也逐渐浮上心头,明天自己会不会身败名裂,锒铛入狱?这注定是个无眠夜。
  【完】